推广 热搜: 建筑 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  水稳拌和站  干粉灭火器灌装机  钝化剂  混凝土搅拌站  灭火器灌装机  广州    脱漆剂 

小老虎刚才头扎在他怀中睡,此时还像没有睡醒的样子,扭动了一下

   日期:2021-04-06    
 东华帝君道:“碧华,你忒多虑了罢,这只虎崽才一点点大,它能懂什么。只是养一个月,这两位再怎么断,都不至于在你的幼兽面前断。”
  
  碧华灵君想了想道:“这倒是。”
  
  东华帝君叹道:“唉,不过是断袖罢了,如今在荒岛上住着,若连你这个好友都远了他们,实在悲凉忒过了。”
  
  碧华灵君的小良心顿时感觉受了责备,抚摸了一把源珟的绒毛,道:“那就托给衡文罢。”
  
  碧华灵君本打算即刻动身,到底没舍得,还是将源珟抱回府中,放在被窝里又睡了一宿,方才乘一股清风,到了极东的海岛上。
  
  碧华灵君一只手揣着源珟,另一只手叩了叩门,少顷,门便开了,宋珧站在门内,一眼看见碧华灵君,顿时笑道:“原来是碧华兄!许久不见,听说你生产完毕,在府中休养,怎么此时可以出门了?赶紧算算你出了月子没有,听说这种事情最要讲究,受了风就不好了。”
  
  碧华灵君的面皮抖了两抖,而后正色道:“宋兄,我前几日在天庭中,偶尔遇见天枢星君,他的近况,你可要我说给你和衡文听听?”
  
  宋珧听见“天枢”两个字变了变脸色,立刻眉花眼笑道:“哈哈,碧华兄,许久不见,方才忍不住和你顽笑几句,你不要放在心上,哈哈。今日来可有事情?”
  
  眼光留意到碧华怀中黄乎乎的一团,“你怀里抱的这是?”
  
  碧华灵君小心翼翼地将源珟从怀中向外托了托,小老虎刚才头扎在他怀中睡,此时还像没有睡醒的样子,扭动了一下,继续将头抵在碧华灵君胸前。碧华灵君摸了摸它的毛,宋珧探身仔细上下地瞧了瞧:“这只黄花的,是猫?”
  
  碧华灵君肃然道:“是虎。”
  
  宋珧恍然道:“我听闻你从那枚蛋里孵了只老虎出来,难道是它?”
  
  碧华灵君满脸得色地道:“正是,其实我今日来,是有件事情想托给你和衡文。”
  
  碧华灵君跟着宋珧进了内院,远远看见衡文清君站在敞厅门前相迎。宋珧大步走过去:“衡文,碧华兄捎着他孵的那只虎崽一同过来了。”
  
  衡文清君立刻欣然道:“当真?碧华兄亲自孵的虎崽,一定要好好瞧瞧。”
  
  碧华灵君紧跟着宋珧走到敞厅前,伏在他怀中佯睡的小老虎将左眼皮撑开了一丝缝儿,朝着衡文清君的方向望去,复又合上。
  
  碧华灵君将源珟托在掌中,源珟打了个哈欠,在清风中眯起困倦的眼,轻轻地蠕动了一下。
  
  碧华灵君笑得像朵桃花,托着源珟又向宋、衡的方向举了举,道:“宋兄,衡文兄,你看它是不是很可爱?”
  
  宋珧和衡文围着虎崽左右端详,又各自伸手摸了摸毛,都肯定地说,确实很可爱,十分可爱。
  
  碧华灵君很开心。
  
  等进了敞厅坐下,一杯茶下肚后,碧华灵君抚摸着卧在他膝盖上酣睡的源珟,挑明来意道:“宋兄,衡文兄,其实我今天来,是有事相托。我有些仙务缠身,可否将源珟在你府上寄养几日?”
  
  衡文清君立刻道:“碧华兄太客气了,不过是区区小事,何况这只虎崽如此可爱,碧华兄就宽心将它留在此处罢。”
  
  碧华灵君十分欣喜,但宋珧看了看衡文,再看了看碧华灵君膝盖上的小虎,神色却有些犹豫。
  
  碧华灵君担心的就是宋珧犹豫。许多年前,宋珧和衡文清君因为一件仙务下界时,曾经有一头不怕死的公狐狸恋慕上了衡文清君,让宋珧平白吃了许多干醋,这只狐狸如今已功德圆满,修成仙体,在下界镇守一方山脉,据说偶尔也到这座岛上拜望一下衡文清君,宋珧每每提到这只狐狸,都酸到了十分。倘若他因为狐狸的缘故对公的母的毛茸茸的灵兽都有所戒备……

特别提示: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,真实性未证实,仅供参考。请谨慎采用,风险自负。


相关行情
推荐行情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