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混凝土搅拌站  封头  水稳拌和站  二灰拌合站  私家车  封头厂家  稳定土拌和站  封头定做  封头加工  封头厂 

皇上将他捉回来后,下的可是宫中的地牢。向来关到那里头的人,没有活过三日

   日期:2021-04-3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江随舟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,红盖头飘落在地。   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惊得嘭嘭乱跳,连带着他耳中的血脉,都跟着突突地鼓
 江随舟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,红盖头飘落在地。
  
 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惊得嘭嘭乱跳,连带着他耳中的血脉,都跟着突突地鼓动。
  
  ……仅仅一个眼神罢了。
  
  他眉形锋锐,眉毛生得又低,便显得眼神格外冷戾,带着几分不加掩饰的杀气和狠劲儿。
  
  恍惚中,江随舟像是看见一只垂死的野兽,虽匍匐在他面前,却似要随时扑来,咬断他的咽喉,与他同归于尽一般。
  
 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混合着红烛甜香的血腥气息,还带着几分牢房中腐朽阴冷的味道。
  
  这下,不必问,他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。
  
  ……可不就是那位被南景后主虐成残废、将会在三年之后砍下他的头颅、晾在城墙上风干的大梁战神吗。
  
  江随舟抿了抿嘴唇,忽然很想给自己那位学生道个歉。
  
  放他回去吧,求求了,他想走。
  
  江随舟顿在原地,而旁边的孟潜山,已经快要急疯了。
  
  王爷这是在做什么!掀了盖头,却将盖头扔掉,此时又一言不发,冷冰冰地瞪着人家。
  
  孟潜山小心翼翼地看了霍无咎一眼。
  
  他从前只听说定北侯独子是个举世难见的少年英雄,如今看来,真是如此。皇上将他捉回来后,下的可是宫中的地牢。向来关到那里头的人,没有活过三日,就会被活活折磨死的。
  
  而这位霍夫人,可是在里头待了一个多月呢。
  
  他的嘴唇这会儿泛着不正常的白,唇角还留着青紫的伤,挂着些干涸的血迹。别说,他长得可着实好看,五官深邃,一派张扬凌厉,看着便像个运筹帷幄的将军。即便带着伤,也不显狼狈,反而多出了几分颓废的脆弱感。
  
  嫁衣之下,还能看到清晰的伤痕,在领口处露出冰山一角,在火红的衣袍上染出不大明显的暗红。
  
  这下,即便孟潜山知道,胳膊肘要往自己主子这儿拐,也难免对这位霍夫人生出两分可怜。
  
  他决定冒险打个圆场。
  
  这么想着,孟潜山小心翼翼地躬身过去,替江随舟端来了合卺酒。
  
  “王爷。”他在江随舟身侧躬身。
  
  江随舟侧目,就见孟潜山手中捧着的托盘上,赫然放着两只盛着酒液的金杯。
  
  他的确需要压压惊。
  
  于是,他拿起其中的一杯来,一仰头,便将杯中的酒喝干净了。
  
  孟潜山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
  
  ……哎!王爷!合卺酒,那是合卺酒啊!
  
  孟潜山惊慌地看向江随舟,又看了看霍无咎。
  
  两人一个神情淡漠宛如雕塑,一个冰冷倨傲像个阎王,硬生生将他要到嘴边的话堵回了嗓子眼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